<code id="m64wg"><i id="m64wg"><noscript id="m64wg"></noscript></i></code>
    <meter id="m64wg"></meter>
  • 漢能被香港證監會停牌原因分析

    中國行業報告網 > > 漢能被香港證監會停牌原因分析 249604

    漢能被香港證監會停牌原因分析

    中國行業報告網  2015-07-22 09:53  字號:

      摘要:種種跡象顯示,關聯交易的確是引發香港證監會對漢能采取一系列行動的因素之一。

    漢能被香港證監會停牌原因分析

      中智林認為種種跡象顯示,關聯交易的確是引發香港證監會對漢能采取一系列行動的因素之一

      7月20日晚間,正處“多事之秋”的漢能薄發電發布公告稱,公司已于當日終止了與母公司漢能控股集團的一項供應協議。

      查閱以往公告可知,這份于今年2月28日簽訂的供應協議,以及就該協議于3月6日簽訂的補充協議涉及一項從2015年至2017年,漢能薄膜發電擬向母公司漢能控股集團出售系列太陽能組件的計劃。

      由于達成上述協議的雙方(漢能薄膜發電與漢能控股集團)相互關聯,故其已構成了關聯交易,且在經過補充協議的修訂后,供應協議的總價達到了逾136億元人民幣。

      如今,就終止這一供應協議,漢能薄膜發電在公告中表示,此舉“為進一步減少漢能薄膜發電與漢能控股集團的關聯交易”;同時,漢能薄膜發電董事會認為,終止供應協議“能夠令漢能薄膜發電在挑選組件供應商時,具有更多的選擇,下游業務發展將更為靈活。”

      事實上,這一公告的發布隨即引起了各界的猜測,人們不免將“關聯交易”與“漢能被香港證監會命令停牌”相聯系,認為這或許是漢能方面向香港證監會做出妥協的表現,同時也是香港證監會對漢能展開調查的關鍵原因。

      雖然,就這一問題,漢能官方給予《證券日報》記者的答復是,“沒有超出公告內容以外的說明可供參考。”但查閱以往資料不難發現,漢能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漢能薄膜發電首席執行官戴明芳等均曾在不同場合,表達過持續削減集團內關聯交易的意愿。

      遭調查、被停牌

      由“關聯交易”引發?

      《證券日報》此前曾報道,在由漢能投資興建,位于北京的“漢能清潔能源展示中心”舉行落成儀式之時(5月20日上午),漢能薄膜發電的股價卻毫無征兆地出現了大幅下挫,由開盤時的7.35港元/股急挫至3.91港元/股,跌幅達46.95%。

      隨即,迫于股價急挫,5月20日上午10時40分,漢能薄膜發電宣布短暫停牌。而5月28日,香港證監會宣布,已就漢能薄膜發電的事務進行調查,有關調查仍在繼續。

      7月15日,港交所發布公告稱,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應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香港證監會)之指令,于當日即時停止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股份之買賣。

      7月16日晚間,漢能薄膜發電發布公告表示,不同意香港證監會此前強制其停牌的決定,并計劃提起申述,尋求盡快復牌。漢能薄膜在公告中表達,香港證監會要求其停牌的決定,是基于不公平及不合理的基準,并不符合股東及公眾投資者的利益。漢能薄膜發電已經通知香港證監會,擬根據香港證券市場規則第9條,向香港證監會董事會發出申述,要求取消此前指令,并尋求盡快恢復股票交易。如有必要,漢能薄膜發電還擬通過司法途徑,對香港證監會的決定提出反對。

      盡管如此,時至今日,不論香港證監會亦或是漢能方面均未公布“調查”及“停牌”的原因。

      而唯一可令外界窺探一斑的是,漢能薄膜發電于7月16日發布的公告中表述,在收到香港證監會函件后,公司立刻尋求了法律意見,并一直積極主動與香港證監會溝通,希望回應及釋除香港證監會的疑慮。但由于上述材料屬于非公開的資料,涉及漢能控股的內部事務以及李河君的個人事務,漢能薄膜對此并無控制權,因此無法提供相關文件或資料。

      漢能方面正努力

      削減“關聯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在7月16日公告中,漢能薄膜發電還表示,其已經向香港證監會提供了該公司獨立董事搜集到的所有相關資料,并提出對公司進行大型重組的可行建議,以大幅削減或終止當前與漢能控股的持續關聯交易、加強公司現金狀況,使公司可以繼續拓展及發展與獨立第三方的業務。

      漢能方面認為,上述資料已足以解釋香港證監會對其持續經營能力以及能否向市場妥善提供最新消息的關注。但香港證監會仍然認為漢能薄膜發電所提交的文件、解釋以及重組建議,不能完全回應其關注事項,并堅持發出指令要求漢能薄膜發電停牌。

      在不少業界人士看來,雖然人們尚無從獲悉漢能薄膜發電“遭調查”及“被停牌”的原因,但種種跡象顯示,“‘關聯交易’的確是引發香港證監會對漢能采取一系列行動的因素之一。”某位熟悉香港市場的業界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他還推測,“關聯交易合法,但易發生不公平交易的結果,盡管在信息披露上其已受到更為嚴苛的約束。但香港證監會仍然介入,則意味著他們認為,現行的信息披露制度不足以‘向市場妥善提供漢能集團關聯交易的最新消息’,而這有可能源起漢能薄膜發電關聯交易的頻繁程度,以及漢能控股集團占漢能薄膜發電關聯交易的比重”。

      上文提及此番(7月20日)被終止的關聯交易具體內容為,漢能薄膜發電與漢能集團簽訂的一項為期3年的總供應協議,即從2015年至2017年,漢能薄膜發電將向母公司漢能集團出售1.5GW硅基薄膜太陽能電池組件、530萬平方米BIPV(光伏建筑一體化)薄膜太陽能電池組件、70MW CIGS柔性太陽能電池組件、80MW CIGS太陽能電池組件,以及110MW非微晶薄膜太陽能電池組件。

      而此前的6月15日,漢能薄膜發電還曾宣布終止另一項關聯交易:漢能薄膜發電全資附屬公司福建鉑陽,向漢能集團出售6套硅基薄膜太陽能電池BIPV組件封裝線相關設備及技術服務,總產能為900MW,總售價為5.85億美元。

      除了上述舉措,此前,漢能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漢能薄膜發電首席執行官戴明芳等均曾在不同場合表達過持續削減集團內關聯交易的意愿。

      中國行業報告網為您提供更多:

    其它行業最新動態 環保發展前景趨勢分析 旅游的現狀和發展趨勢
    文體行業現狀與發展趨勢 教育市場現狀及前景分析 管理市場調研與發展前景
    批發零售發展現狀及前景預測 其它市場調研及發展趨勢

      全文連接:

    熱門搜索

    瀏覽記錄

      江苏11选5计划